德加拉香港有限公司与沃尔玛中国有限公司欠款纠纷一案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牟幼律师网

**拉公司于2001年1月15日向原审法院起诉称,1998年4月,作为**玛公司的贸易商深圳市**荣实业发展有限公司(下称**荣公司),与作为**玛公司的供货商**拉公司,在**玛公司的要求下,达成如下货款往来结算办法:由**荣公司直接向**拉公司支付货款,**玛公司对此将提供帮助来鼓励**荣公司尽快与**拉公司解决欠款问题。此后,**荣公司向**拉公司支付了部分欠款。但自1999年6月起,**拉公司多次向**荣公司催讨欠款,**荣公司均以“近来进口电器业务难以开展”为由,予以拖延搪塞,在1999年8月3日,**荣公司向**拉公司签发了付款计划,保证在2000年元月前付清港币1,000万元,但事后又以种种借口拒不执行其所订的还款计划。“2000年3月28日,**荣公司向**拉公司出具《欠款确认书》,确认**荣公司尚欠**拉公司港币23,400,510.67元,**荣公司对该确认欠款至今未向**拉公司支付分文。**荣公司为逃避这一巨额债务,于1999年10月25日,变更其法定代表人,搬出工商登记核准的法定住址,自行息业,并至今未办理99年度工商年检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及司法解释,**特实业投资公司(下称**特公司)、深圳市**实业发展有限公司(下称**公司)和深圳市**通信系统设备有限公司(下称**公司)作为**荣公司的股东,负有对**荣公司清算的法律责任。据此,**拉公司请求判令上述被告向**拉公司立即偿还拖欠款及滞纳金合计港币28,080,510.67元。**拉公司起诉后要求追加**玛公司为本案的共同被告。并称:1、**玛公司在本案中,不仅向**拉公司订购货物,而且还要求**拉公司将货物送至**荣公司指定地点交付给**荣公司指定人员,因此,**玛公司作为被告参加本案诉讼,有利于查明本案的各项事实;2、**玛公司以其内部记帐需要为由,要求**拉公司确认仅向**荣公司催收货款,并以此为条件,承诺帮助**拉公司向**荣公司催收货款,当**拉公司书面确认后,又不实践其承诺责令**荣公司向**拉公司付款,以至**拉公司至今尚有2,000余万港币无法收回,这种欺诈行为违反了我国《民法通则》的相关规定,应负共同清偿债务的责任。

**玛公司在原审中答辩称:1、在本案中,**玛公司与**拉公司不存在买卖合同关系,更不存在货款的债权债务关系。2、**拉公司与**荣公司存有明确的债权债务关系并已实际清偿、结算。但其基于“2,000余万元港币无法收回”的情势,滥用诉权、错误地适用法律的方法,诉请**玛公司“应负共同清偿债务的责任”、“欺诈”是毫无根据的。综上,**拉公司对**玛公司的诉讼主张无事实依据,也不存在诉讼法律关系的依据,其法律适用上也是错误的。请求驳回其对**玛公司之起诉及诉讼请求。

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:1998年4月17日,**拉公司给**玛公司发函称,按**玛公司的要求,**拉公司确认**拉公司为时代公司(WALMART一1)和**荣公司(WALMART-2)重新开立的两个独立帐户。**拉公司确认不会向**玛公司发出任何审计确认函,只会向独立的贸易商发出。1998年4月22日,**玛公司给**拉公司回函称,**玛公司将会提供帮助来鼓励所涉的贸易公司尽快与**拉公司解决欠款问题,同时要求**拉公司发出声明保障和保证对于这些贸易商帐户**玛公司不会受任何以前和将来的责任损害。1998年4月27日,**拉公司向**玛公司回函称,**拉公司确认WALMART-1名下的欠款转至相应的债务人时代公司;WALMART-2名下的欠款转至**荣公司,**拉公司保障对于这些贸易商帐户**玛公司不会受到任何以前和将来的责任连带损害。此后,**荣公司向**拉公司支付了部分欠款。但自1999年6月起,**拉公司多次向**荣公司催讨欠款,**荣公司均以“近来进口电器业务难以开展”为由,予以拖延,在1999年8月3日,**荣公司向**拉公司签发了付款计划,保证在2000年元月前付清港币1,000万元,但并未执行其所订的还款计划。2000年3月28日,**荣公司向**拉公司出具《欠款确认书》,确认**荣公司尚欠**拉公司港币23,400,510.67元,**荣公司对该确认欠款至今未向**拉公司支付。1999年10月25日,**荣公司变更其法定代表人,搬出工商登记核准的法定住址,自行息业,并至今未办理1999年度工商年检。

另查,**特公司、**公司和**公司是**荣公司的股东。**拉公司起诉时以**荣公司已息业,**特公司、**公司和**公司作为**荣公司的股东,负有对**荣公司清算的法律责任为由,而将**荣公司、**特公司、**公司和**公司作为共同被告起诉,但在本案开庭审理前**拉公司以**特公司、**公司、**公司和**荣公司已被吊销执照或息业为由,向原审法院申请撤回对**特公司、**公司、**公司和**荣公司的起诉,该申请已经原审法院许可。**拉公司只要求**玛公司承担向**拉公司立即偿还拖欠款及滞纳金合计港币28,080,510.67元债务的义务。

经审理,本院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以上事实予以确认。本院另查明:2001年1月17日,**拉公司向原审法院提交的证据如下:1、民事诉状;2、**拉公司商业登记证明书;3、**拉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、授权委托书;4、逸生律师事务所函;5、附件一至附件八;7、**荣公司企业注册资料;8、**特公司企业注册资料;9、**公司企业注册资料;10、**公司企业注册资料;11、福田区人民法院(1998)深福法执字第538号民事裁定书。**玛公司于2002年11月8日签收了上述证据材料,并于2002年12月2日提交下列证据材料:1、**玛公司登记注册的证据材料(含授权委托书);2、**公司与**荣公司之间的购销合同;3、货款结算材料;4、**荣公司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法人代表证明;5、**荣公司工商登记资料;6、两份传真函件。**拉公司于次日签收了上述证据材料。原审法院于2002年12月10日对本案进行开庭审理,**玛公司在开庭审理前提交了答辩状,**拉公司向法庭提交了下列补充证据材料:1、订货计划、发货指令,有关交易货物的运输单证,接货人在托运收据上签收的凭证;2、1998年4月17日**拉公司给**玛公司的函件,4月22日**玛公司给**拉公司的函件,4月27日**拉公司给**玛公司的函件。

原审法院审理认为:**拉公司与**玛公司因欠款产生的纠纷,属于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企业之间产生的经济纠纷,因**拉公司选择该院作为管辖法院,并选择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作为解决本案纠纷所适用的法律,**玛公司对此并未提出异议并进行了实体答辩,故该院对本案有管辖权,本案纠纷的解决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规定。从本案的证据来看,**拉公司所主张欠款的购销关系发生在**拉公司与**荣公司之间,欠款确认书也是**荣公司向**拉公司出具的,**拉公司的诉请数额即是根据**荣公司欠款确认书所确认的数额。**拉公司也曾发函给**玛公司承诺,对**荣公司帐户上的欠款,**拉公司不会向**玛公司主张权利。**拉公司与**玛公司之间没有购销合同法律关系,也无证据显示有其它债权债务关系,**拉公司主张**荣公司对**拉公司的欠款由**玛公司承担没有法定和约定的依据,该院不予支持。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》第八十四条、第一百四十五条的规定,原审法院判决驳回**拉公司的诉讼请求。本案案件受理费港币150,413元,由**拉公司负担。

**拉公司不服原审判决,向本院提出上诉,请求:1、撤消原审判决;2、判令**玛公司对**拉公司承担清偿债务责任;3、判令**玛公司承担本案一切诉讼费用。事实和理由如下:

(一)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

首先,一审判决既然认定**拉公司于1998午4月17日给**玛公司发出“按**玛公司的要求,**拉公司确认……”,又认定了**玛公司于1998年4月22日给**拉公司回函“将会提供帮助来鼓励所涉的贸易公司尽快与**拉公司解决欠款问题……”,还认定了**拉公司于1998年4月27日给**玛公司回函“确认Walmart-l名下的欠款转至相应的债务人时代公司;Walmart-2名下的欠款转至**荣公司……”,那么,就从这三份双方往来函件的内容来看,已经充分说明**拉公司与**玛公司确实存在着购销关系,否则,**拉公司没有任何理由来“按**玛公司的要求,**拉公司确认……”,**玛公司也同样没有任何义务向**拉公司作出“将会提供帮助来鼓励所涉的贸易公司尽快与**拉公司解决欠款问题……”这样的承诺,而**拉公司更没有任何理由来“确认Walmart-l名下的欠款转至相应的债务人时代公司;Walmart一2名下的欠款转至**荣公司……”。

其次,**拉公司与**玛公司之间存在的购销关系,除了上述三份双方往来的函件外,还有:1、**玛公司的视听器材/电信产品/音箱制品采购经理陈*华,向**拉公司发出的订货计划、发货指令;2、有关交易货物的运输单证